不一样的周五

因为不太忙,决定睡会儿懒觉,所以由妞爸送她上学,我送胖子(二小姐长大了,对我们叫她胖子很是不满,说自己不叫胖胖,叫‘小美女’!)
刚把胖子送了,到公司一杯茶还没喝完呢,妞妞学校来电话了,是Amy的爸爸还是妈妈?Amy说她really dizzy(头很晕),现在在办公室呢,给她测了体温了,并不发烧,可是好像很没精神,不停的眨眼睛。。。听她说她下午还要去afterschool的,要不然你过来看看吧?要是真是发烧感冒磕破了之类的,我倒并不担心,这个really dizzy,倒是很让人揪心。赶紧交代了工作,开车往回赶。
到了妞妞学校,小丫头正在办公室里面一间屋里的床上躺着,脸色确实很不好看,人也没精神。学校的护士说,让她吃点东西,可她不吃也不喝。我带着妞妞回家了,上车的路上,很少见的抱了她一段。到了家,赶紧给沏了杯蜂蜜水。妞妞喝了一些,说想吃东西了,把带的午餐盒里的一小个pizza都吃了,渐渐精神了一点儿。难道是早饭没吃好,饿的?既然我都请假回家了,本来想让她就干脆歇歇,下午的中文学校也不去了,睡个午觉,刚好晚上5点半还有个生日party要去。可是没过多久,妞妞就说,今天是我们要做到4个centers的最后一个,我很想回去做,另外我就差一个ticket就凑足10个,可以换一个band了(他们学校鼓励学生五讲四美三热爱之类的,捡点垃圾啥的都能挣一个ticket,凑足了10张就给个band)。有了这份回学校的心,说明她倒是没啥大问题了,为了说服我,妞妞的精神越来越好,看着确实没事了,只好又送她回学校。一进教室,同学们兴奋的高呼:Amy回来了!!!纷纷过来拥抱她,把小小的她包围在人群里面。
我回家歇了俩钟头,又回去接她下学。头一次赶上全校1-5年纪下学,真是蔚为壮观。
妞妞似乎没事了,不过也给我们敲了个警钟,分析原因,无外乎:1.没吃好,2.没睡好,3.水喝的不够。早饭还是要重视,小孩子吃好睡好最重要。
又休息了一会儿,就要去妞妞同学的party了。这个是妞妞kinder班上的一个美国女孩儿,过7岁生日。因为1年级刚开学不久,所以请的大都是kinder班的女孩子。主题是Fancy Nancy。那个妈妈真是能干,一个一个的小主题,从涂颜色,到bingo,到涂指甲做头发,做项链做手袋,有集体的游戏,有4、5个一组的轮换游戏,虽然家里并不大,但组织的井井有条,小姑娘们个个带着缎带挥着wand乐在其中。妞妞也生平头一次涂了指甲,选了她最喜欢的紫色。我还想呢:坏了,没准从此要走上臭美的不归路了。没想到的是,晚上回了家,妞妞费了好大劲要把涂的指甲油洗掉--因为,they feel weird, not natural!还因为,她担心到了周一她的好朋友(一个一点都不girly,喜欢汽车机器人的小姑娘)会不喜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