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天一个惊喜

前两天突然会翻身了,先是tummy to back,每次帮她翻成tummy,立马自己翻过来。第二天就会back to tummy了,然后就喜欢在地上以脑袋为中心,翻饼烙饼的360度的画圆,或
者一不留神,就翻到小毯子外面的地毯上了。
用手拿东西已经很稳了,我们吃饭的时候把她绑在highchair里,她就开心的吃塑料的胡萝卜火腿肠香蕉,经常还一手一个,一口吃左手的,一口吃右手的。
喜欢够东西了,越是够不着的越想要,妈妈手里拿的东西总比自己手里拿的东西对妞妞有吸引力。
今天,突然发现妞妞长牙了,中间下面的两颗,已经露出一毫米多了,粗心的妈妈竟然到现在才发现。
妞妞已经进入好玩的时候了,虽然累,但每天都是幸福而快乐的。


妞妞5个月啦!

妞妞其实并不胖,虽然最近老觉得抱着又沉了,可一称体重,还是没怎么变,15磅多一点。可我们脑袋大,嘴巴子也大,所以走到哪都被人说big或者胖。同是小宝宝爸妈的朋友夫妇不止一次盯着妞妞感叹,这俩腮帮子怎么就这么大呢?
妞妞在4个月的最后一天,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--能自己坐了!再往前一天还只能坐一小会,妈妈不喘气的快速数数才数到10妞妞就怦然倒下了。可昨天就突然能坐得稳稳的了,姥姥数到一百了妞妞还坐的好好的呢。俗话说三翻六坐,我们倒是提前完成坐的任务了,翻呢?其实也会了,可是懒,躺在地上要不四仰八叉的要不津津有味的吃手,就是不肯自己翻。
米糊吃得特别棒,已经从rice cereal加到barley cereal了。每天两次每次4小勺,用妈妈的奶调好,几乎次次吃的底朝天。而且,昨天,我们开始正式坐highchair吃饭了!以前一直是坐 bouncer吃米糊的,可最近本事大了,坐在里面特别不老实,脚使劲蹬的bouncer乱晃,大人喂米糊要坐在地上不说,还要到处找她的嘴, bouncer又斜,喂不好就流脖子里了。昨晚第一次,乖乖的坐的很老实,妈妈也可以坐椅子上喂她了,觉得幸福了不少。只是小家伙坐在饭桌边总是侧过头去看姥姥姥爷吃饭,妈妈我坐在她对面辛苦的一勺一勺喂,可妞妞一眼都不瞅妈妈。
自打开始加barley米粉,妞妞就改成两天拉一次巴巴了,她第一次一天没拉巴巴大人们还挺着急,现在也慢慢习惯了。不过她不拉巴巴的那天就比较闹,估计肚子不舒服吧,一个劲的放屁。白天晚上睡觉都不容易放下。现在的巴巴不像以前一进水盆就和水搅一起了,比较成形了,那天被她姥爷生动的形容为:一片云—小逗号—动物饼干。
妞妞现在见着爸爸妈妈就不停的乐,真是很sweet。可是我喂奶时,她的小手老是不停的掐我,有时候还真疼呢。我向老公抱怨,他还说掐了就掐了呗,谁让是我闺女呢,太小还不懂事呢。另外,妞妞现在不怎么哭了,困闹的时候就唱京剧,竖着抱着她,她就在我耳边引吭高歌,真挺吵的。
还是不能睡整觉呢,4-3-3是典型的情况,只因她白天不肯多吃奶,只有夜里补了。挺羡慕那些已经睡整觉的宝宝的,不过当妈的我也习惯了。再说也想通了,不能对宝宝奢求太多了,要是吃饭睡觉都省心,我也就太幸福了。


出门开会6天

妞妞真的长大了,一个星期不见,神情似乎成熟了不少,白白胖胖的。特怕她不认得我们了,结果还好,见了我们就笑,吃我的奶也没有一点问题。这次出去前买了一个playtex 9oz的大奶瓶,爸妈用了发现很好,后来他们又去买了一个,两个倒着用。以前厌奶瓶的妞妞,这几天吃起来痛快的很,据说有时候4盎司5分钟就解决战斗了。吃米糊也乖,喂慢了还着急。看来我临走留给她的那句话起了作用了—识时务者为俊杰,我们妞妞看来真是个小俊杰呢。
妞妞近日又添了一个新本领—用嘴出啧吧咋的声音。我抱着她起先还以为她在吃手呢,后来才发现小家伙就是上下嘴唇相碰发出来的。


理发

天太热了,其实天不太热,是我家房子太热了。妞妞这一感冒,5天没洗澡,身上出了不少汗,都有点味了。小家伙估计身上也不舒服,都长痱子了,头上也痒痒,总是用手使劲挠。昨天傍晚喂奶时看见妞妞头上的小汗珠,痛下决心—给妞妞理发。其实一直不太舍得给她剪头发的,总是憧憬着小丫头头发长长的,好给她梳个小辫子,别个小卡子什么的。网上也有过来人建议千万别给姑娘家剃光头。我和老公的头发都是又黑又密的,爸妈也老回忆我刚生下来时一头乌黑的长发,说见到我才意识到头发美也是一种美。可妞妞生下来时头发一点不密,黑倒还黑,可软软的塌在头上,中间长,鬓角处很稀,倒是很听话,我一般一边喂奶一边用手给她捋一捋,就变成了小分头,那时她姨姥姥看了照片还以为头发理过了呢。谁知出了满月,胎毛开始掉,后脑勺睡觉时老摩,都给蹭秃了一块。鬓角处的头发也越来越少,只有中间一撮按照正常的速度越长越茂密。人家一般秃顶的都是地方支援中央,我家妞妞的头发长得刚好反过来了。昨天一下决心,老公立刻拿来我修眉毛的电动小笔,趁着妞妞在我怀里睡着开始剪。剪到一半,估计小马达的声音吵了小家伙,人家醒了。这剪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不能停下来呀。于是乎,喂奶!小家伙真饿了,咕咚咕咚开始吃,老公就接着剪,小软毛一撮一撮应声而落。一半剪完换另一边喂奶,把另一半的下面剃光。这时小家伙有点饱了,耳边总是刺啦刺啦的估计也不耐烦了,有点不干。老公早就打算给她剃个小桃形,妞妞她姥姥一直强烈反对。昨天到那份上,刚好留下正中间茂密的一块,她姥爷觉得桃形也不错,说小孩子就要来个滑稽的,加上我也没反对,3比1,就这么着 — 剃去两千“烦恼”丝,妞妞成了半个小秃瓢。


3个月

经常不时和老公感叹,孩子长得可真快。妞妞似乎每天都有新故事,每天都长新本领。
她可以夜里连着睡5、6个钟头,甚至7个钟头了,当妈妈的我也不再像头一个月那么辛苦了。
她不再大哭大闹了,估计知道大人们会满足她的要求,学会了耐心等待和眼神交流。顶多有时候假咳嗽,或者发出各种各样的大声以示不满。
她越来越能和大人们对话了,会“说”的“话”越来越多。
她越来越爱笑了,甚至能笑出声了,是我们全家的开心果。
她能抬头了,能把双手放在胸前玩了,还会玩自己的小脚丫了。
她依然对电视情有独钟,无论身在哪里,难度多大(包括脑袋水平转动120度或者竖直方向上仰超过90度),都会把目光转向电视的方向。
亲着她肉乎乎的小脸蛋,看着她安详的熟睡的样子,听着她奶声奶气的对我咿咿呀呀,摸着她紧握我的手指的小拳头,幸福油然而生,真是有女万事足呀。


2个月

2个月检查,妞妞挨了5针,头一针下去没来得及反应,第二针下去有点惊愕,换到另一条腿挨第三针的时候便泪如雨下了。回家的路上烂醉如泥,到了家时醒时睡,迷迷糊糊。到了夜里就恢复如常了,胃口依然好得很,也没发烧,爸妈还早早的准备了退烧药呢。妞妞真棒!
现在每一天妞妞似乎都有进步。会用手抓东西了,会啃手了,能笑出声了。tummy time依然很痛苦,可其实不是不能抬头,而是不愿意,小脖子从生下来就硬的很呢,估计是头太沉了的缘故吧。
妞妞是个小机灵鬼,无论在哪里,都试图看电视或者电脑,大人们哭笑不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