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ppy 苟不教

母亲节,妞妞和妮妮都给我做了礼物。周四晚上,老公去踢球,我们娘仨一起去妞妞的最爱之一Home Town Buffet吃饭。边吃边聊,昏黄的灯光下看着渐渐长大的两个丫头,很是欣慰。忘了说了些什么了,反正不知怎么触动了大小姐。妞妞气鼓鼓的威胁我,你让我不happy了,你要一直让我happy,要不我就不给你母亲节的礼物了。我说,让你一直happy实在是太难了。妞妞很认真的说,一点都不难呀。As long as you just do whatever I ask you to do...(就是无论如何都听她的便是:D)

妞妞中文学校这些天在排练年终的演出,唱三字经。今天出去玩儿的路上,妞妞一个人小声的哼唱。她爸故意考她,苟不教是不是说狗不叫了意思呀?(早上她爸还给她们出脑筋急转弯的题目,什么狗不叫? --他自己想到,答案是热狗!)妞妞不是随便瞎唱的,人家老师在学校里教过意思的。告诉我们,这个苟不是狗,是如果的意思,就是说如果没有人管, 。。。。我们赶紧趁热打铁,是呀,说的是如果没有人教,就变坏了,所以要听爸爸妈妈的话(昨天才又为练钢琴吵了一架)。又讨论了一会儿,妮妮在一旁搭腔,是不是就是说,如果没有人管,狗就不叫了,如果有人管的话,狗狗就叫了呀?


春假

妞妞自打上了学,假期不断。她爹算了算,一年365天,有大概180多天在放假。
如果只有妞妞一个人放假的话,我们通常就带她去公司上班了,妞妞非常喜欢跟我们去上班,喜欢我那边好几层的停车场,喜欢热的巧克力奶,喜欢在会议室里的白板子上面画画写字然后再打出来(虽然打出来的是黑白的)。其实带她上班倒还好,除了不能进实验室干活也不好去开会,在办公室处理点数据或者跟老板同事讨论事情还是可以的。妞妞毕竟大了,可以自己画画,自己做题,自己在电脑上玩游戏。要是妞妞跟爸爸上班,可以干的事情就更多了,即使她爸去实验室,她还可以在旁边用手套作气球还画上眼睛鼻子,还可以跟几个喜欢她的阿姨玩儿,每次还要给爸爸写张比如‘爸爸我爱你!See you at night!’之类的让我嫉妒羡慕的肉麻的字条,她爸幸福的在办公桌旁边挂起来。
要是妮妮也放假,就不太好办了。曾经带着姐俩一起去上班,其结果就是妮妮总要缠着我,最后什么事也干不了。
这个星期,妞妞和妮妮都放春假!我们只能安慰自己,还算不错,俩人的春假毕竟在同一个礼拜,毕竟这边不同学区不同学校的春假从前到后差出三个星期。
也忙了快半年了,我们俩干脆也放假陪她们一个星期,也算给自己放放假。
虽然之前还调研了半天,在究竟去北边滑雪还是去南边海滩之间徘徊不定,但由于妞妞上次去SD住旅馆有点住伤了比较抵触在外面住旅馆,再加上我们意见不一又没做足功课,外带一大堆的事情还需要干,于是没有远行,就在附近玩了玩。
转眼之间,5天就过去了,计划该干的该玩的全部都完成了,包括:报税,去大使馆办旅行证,我去看过敏专科医生做了过敏测试,全家去洗了牙,去hiking,去了Happy Hollow,去三藩两次:去了金门大桥,好好的玩了金门公园和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。每天都很充实,晚上头一回一个星期没去游泳,因为白天玩得实在太累了。但是因为没有作业的压力,又可以稍微早点吃晚饭也不用严格的按点睡觉,感觉晚上的时间充裕了不少,我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,跟她俩打打闹闹说说笑笑日子过得很开心。觉得没有压力的日子真好,可惜这样的日子一年里实在太少了。
其实小孩子的快乐很简单,晚上被准许一起睡在我们屋里就跟过节一样。妞妞那天问我,妈妈,周四咱们看完牙医干什么呢?我说还没定呢,你想干什么呢?妞妞想了想说,那下午我们可不可以抓风爷爷?(这是他们在中文学校玩的一个游戏,就是每个人抓着一个塑料袋跑,然后还要对‘风爷爷’说一句话,然后把他‘抓’进袋子里把袋子寄上。)不过要有风才可以。我说那好吧,妞妞的脸上就绽放出幸福的光彩,连我都被感染了。希望如此简单的快乐可以持续的久一点,希望她们俩永远这么单纯这么快乐!


长大

晚饭的时候,我们边吃边聊。问她们俩,长大想做什么呢?
妞妞依然说要当老师。
妮妮本来坐在booster上面,立刻站起来,比划着:当我长的这么这么大,踮起脚尖手举到头顶,我就当妈妈。那你有几个宝宝呢?5个!都在我肚子里面。(前两天妮妮就问我了,妈妈我肚子里有baby么?我说你还小呢。)我问那这5个是男孩还是女孩呢?答曰全是女孩儿。那你除了当妈妈,还要上班么?答曰:不。(合着还是个stay-at-home mom!)
妮妮最近吃饭明显不如以前,虽然老师说在学校吃的很好,总是吃两碗,可到了家光顾着玩儿,不自己吃。趁机想让她好好吃饭,就说那你得多吃一点了,要不然你肚子里的宝宝就饿了。
没事儿! (这是妮妮最近的口头禅)因为我的宝宝在睡觉!


Homework

每天晚上妞妞的事情都很多:练琴;写作业(他们周一发一次几张纸的作业,周五交);去游泳;还有一堆的gold seal book(他们练习阅读的自己做的小画书,每本要给5个人或玩具等读过签名才能交回去)要读;每周还要记录读书的书目和时间,要保证阅读时间不少于50分钟;学校还有个Gigi computer game(练数学逻辑等等的游戏),鼓励大家有空就做,在5月某日之前完成100%的有奖励;舞蹈课还要求每天练点基本功包括竖劈叉侧手翻等等等等,妞妞还喜欢在8点钟看Qubo台的Magic School Bus。我们还总觉得妞妞缺觉,希望她尽量早上床,可这么多事情,从吃完晚饭到睡觉前短短的不到2个小时的时间,怎么可能干得完?于是只好捡重要的必须的先干。
今晚妞妞吃晚饭的时候跟我聊起Gigi,说达到100%可以参加一个ice cream party,校长还说只要有时间别的都不要干,就要做Gigi。说完问我,那我是不是吃完饭就可以去做Gigi了呀?我说老师说的别的不要干的包括看电视,玩儿之类的。咱们的琴还是要弹的,不过由于这周没有新的曲目,今天每首弹两遍就好,然后再把没完成的作业完成就可以去做Gigi了。有了动力,今天的琴练的少有的轻松愉悦。之后我陪她一起做作业。要说妞妞做作业真的挺让我省心的,每个周一晚上拿回家来,80-90%的作业她都在下午的中文学校自己做完了,顶多留下一些难做的比如要写故事画图的。这次的作业以蝴蝶为主题,有好几页是教他们对称的概念的,比如画了蝴蝶半边翅膀上的图案,让他们把另外半边翅膀上的图案补全,再涂颜色。妞妞很细致又有很多主意,一共6只蝴蝶,每只上面都是圈圈点点的还要不同的颜色。我就决定每只蝴蝶她自己先按照她选的颜色搭配涂一部分,然后我帮她完成剩余的,她颜色涂的很好并不需要练习,这样她就可以省下时间去玩儿Gigi了。我们俩一边流水作业一边聊天,比如选择颜色的时候她会问我两种颜色搭配起来好不好看,涂的时候她会要求我要涂的重一点涂的匀一些,妞妞还说我们是good team work。其间我发现有两只蝴蝶妞妞没有严格的画出原有半边翅膀的镜像(一只多了几个圈另一个多了两道),就跟她提了一下,她明白了我就说这次就算了,下次再注意。妞妞就说,可是下次我就没有homework了呀?我说为什么呢?妞妞天真的说,我到了1st grade,就没有homework了。我笑着说,怎么可能呢?trust me, your homework will only get more and more...苦笑~~妞妞又说,那homework doesn't need to be done at home any more.我又乐了,homework不用拿回家做那就不叫HOMEwork了。


妮妮说话

妮妮话越多越好玩儿,我们就越爱逗她,她又很唐,什么事情都要自己重复一边然后再反问回来确认,弄得妞妞总是很不耐烦地说,姐姐不是都说了么,你怎么还问呀?我和她爸都很喜欢看她鼓着腮帮子认真的样子。
帮她装好复活节鸡蛋里面的小玩意儿,拿出一个让她猜里面是什么,妮妮说,我不知道,I don't know. Can you 告诉 me?
问她姓什么叫什么,爸爸姓什么,姐姐姓什么,再问姥姥叫什么,妮妮就说,不知道,这个太难了。
她不听话,还很倔,用手打我,我说,打人不对,你要是再打,我明天就告诉你的杨老师。妮妮毫不示弱,说,我明天也告诉我的好朋友,要time out你,因为你不乖。
妮妮跑来跟爸爸告状,爸爸,我的best friend (指她姐姐妞妞),她对我不nice。原来是妮妮想玩的玩具妞妞没给她,俩人又争执起来。

妞妞的很多朋友在家都不说中文了,她最近在家跟我们也老要说英文,形势严峻。不过欣慰的是,在中文学校一个星期学12个字,会读会写。说起大家的名字,妞妞问,姥姥的李是不是里面的里?姑姑的名字是秋天的秋还是山丘的丘。


纪念一下

妞妞的第一颗牙,在三月的最后一天,掉了!
之前我和她爸还打赌来着,他说4月掉,我说5月掉(因为我跟别的妈妈爸爸聊天之后的样本(虽然很有限)统计表明从松动到掉要大概2个月的时间)。这下可好,谁也没赢。
早上给她刷牙的时候无意说我看看你的牙吧,就发现松动的很厉害了。还告诉她说不定很快就会掉了呢。
下班接她突然觉得她看上去有点怪,才意识到已经成了小豁牙了。才告诉我,下午吃snack的时候掉的,放在cubby里了。可我拿了她所有的东西,并没有看到那一团纸呀(妞妞说用纸把牙包着的)。也不顾已经有点晚了接妮妮可能要迟到了,又拉着她从停车场折回教室一起去找牙,把cubby翻了个遍,也没找着。
这值得纪念的第一颗掉了的牙,就这么不翼而飞了。
那tooth fairy是不是就不用来访了?睡觉前我们聊起这事,妞妞说,那要不然我给tooth fairy写个note吧。我问她打算怎么写呀。答说就写:I lost my first tooth.
不过丫头还是很高兴,因为之前说好了,掉第一颗牙的当晚可以睡爸爸妈妈屋,于是虽然不是周末,妞妞名正言顺的睡到了我们大床上。她妹妹不忿,说姐姐掉牙了么?我没有掉牙么?可是我也要睡爸爸妈妈屋。说来说去,最后的结果是妮妮也一起睡在我们屋,不过等睡着了再把她抱回自己屋。而妞妞得意的说,我不用被抱走。。。
还记得妞妞长出第一颗牙带给我们的兴奋,转眼间,第一颗牙都要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