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

妞妞弹琴

|

妞妞学琴也一年多了,由以前练琴时的鸡飞狗跳,到现在习惯成自然。虽然还是不太情愿练习,屁股坐不住,但毕竟那么小,她在练琴的时候妹妹不是在一边玩儿就是给她捣乱,也很不容易了。钢琴课变成了她上的3门课中目前最喜欢的,虽然这个排序经常会换。
进步还是不小的,至少现在她爸爸一边洗碗一边听她弹,觉得很享受。
妞妞从最初对我很不服,我说什么都听不进去,还顶我说:你不是老师!到现在跟我切磋比赛,每天练完还会像在老师家上课结束时一样说一句:谢谢妈妈,妈妈再见!(在老师那里是老师说下课,妞妞会说谢谢老师,老师再见!)练琴的气氛目前非常健康。

不一样的周五

因为不太忙,决定睡会儿懒觉,所以由妞爸送她上学,我送胖子(二小姐长大了,对我们叫她胖子很是不满,说自己不叫胖胖,叫‘小美女’!)
刚把胖子送了,到公司一杯茶还没喝完呢,妞妞学校来电话了,是Amy的爸爸还是妈妈?Amy说她really dizzy(头很晕),现在在办公室呢,给她测了体温了,并不发烧,可是好像很没精神,不停的眨眼睛。。。听她说她下午还要去afterschool的,要不然你过来看看吧?要是真是发烧感冒磕破了之类的,我倒并不担心,这个really dizzy,倒是很让人揪心。赶紧交代了工作,开车往回赶。
到了妞妞学校,小丫头正在办公室里面一间屋里的床上躺着,脸色确实很不好看,人也没精神。学校的护士说,让她吃点东西,可她不吃也不喝。我带着妞妞回家了,上车的路上,很少见的抱了她一段。到了家,赶紧给沏了杯蜂蜜水。妞妞喝了一些,说想吃东西了,把带的午餐盒里的一小个pizza都吃了,渐渐精神了一点儿。难道是早饭没吃好,饿的?既然我都请假回家了,本来想让她就干脆歇歇,下午的中文学校也不去了,睡个午觉,刚好晚上5点半还有个生日party要去。可是没过多久,妞妞就说,今天是我们要做到4个centers的最后一个,我很想回去做,另外我就差一个ticket就凑足10个,可以换一个band了(他们学校鼓励学生五讲四美三热爱之类的,捡点垃圾啥的都能挣一个ticket,凑足了10张就给个band)。有了这份回学校的心,说明她倒是没啥大问题了,为了说服我,妞妞的精神越来越好,看着确实没事了,只好又送她回学校。一进教室,同学们兴奋的高呼:Amy回来了!!!纷纷过来拥抱她,把小小的她包围在人群里面。
我回家歇了俩钟头,又回去接她下学。头一次赶上全校1-5年纪下学,真是蔚为壮观。
妞妞似乎没事了,不过也给我们敲了个警钟,分析原因,无外乎:1.没吃好,2.没睡好,3.水喝的不够。早饭还是要重视,小孩子吃好睡好最重要。
又休息了一会儿,就要去妞妞同学的party了。这个是妞妞kinder班上的一个美国女孩儿,过7岁生日。因为1年级刚开学不久,所以请的大都是kinder班的女孩子。主题是Fancy Nancy。那个妈妈真是能干,一个一个的小主题,从涂颜色,到bingo,到涂指甲做头发,做项链做手袋,有集体的游戏,有4、5个一组的轮换游戏,虽然家里并不大,但组织的井井有条,小姑娘们个个带着缎带挥着wand乐在其中。妞妞也生平头一次涂了指甲,选了她最喜欢的紫色。我还想呢:坏了,没准从此要走上臭美的不归路了。没想到的是,晚上回了家,妞妞费了好大劲要把涂的指甲油洗掉--因为,they feel weird, not natural!还因为,她担心到了周一她的好朋友(一个一点都不girly,喜欢汽车机器人的小姑娘)会不喜欢!


妞妞语录

妞妞问我和她爸:你们什么时候才知道会跟谁marry(结婚)呀?我俩对视了一下,她爸说,要长大以后,差不多20岁吧。妞妞想了想,说,我现在就知道要和谁marry了。噢?这么快?我们好奇的问。我脑子里知道无外乎两个,果然一猜就中。那个小男孩之前也跟她妈妈表示过:I love Amy!我接妞妞下学之前,他还特意告诉她:这个周末去弹琴的时候,会给你个surprise。

周末带她们姐俩去远足,来回走了3个mile。妞妞去的时候还滑了一段旱冰。妮妮跟我拉着手,走的很高兴。回来的路上俩人都累了。妮妮耍赖的不停要爸爸抱,妞妞虽然也想要抱,可是她爸实在抱不过来。于是我们就用她最喜欢的puff来鼓励她。有了食物的诱惑,妞妞硬是自己走下来了。回到家,妞妞说腿有点疼。我们说那是你在长肌肉呢。过了两天,妞妞很自豪的告诉我:妈妈,我现在跑得比以前快了,你知道为什么么?因为我走了3 mile!

妞妞跟妹妹画画,画了我们全家,还包括妮妮的小猪和小小猪(她们给其取名叫Emmalisa)。两只猪都是妮妮的孩子。我很久没看过妞妞画小人了,发现进步了不少,就夸她画的好。过了几天,妞妞突然说,妈妈我有一个idea了,等到明年咱们小区yard sale,你可以把这幅画照下来,再打出来,卖钱!我跟她爸都乐了。。。
IMG00034-20110918-2108

牙仙来访

前天去游泳课的路上,妞妞吃冰棍的时候,第三颗晃悠了很久的下牙终于掉了!
我边开车边顺着妞妞的思路说:还好现在掉了,要不然一会儿掉到了游泳池里就坏了。
妞妞说,那我今天掉了一颗牙,你要不要奖励我呀?(小丫头上午看上了一件玩具,我们同意买了,但是等到奖励她的时候才买,于是人家随时随地的伺机试探一下)。我笑着说:掉个牙也要奖励呀?等着tooth fairy来奖励你好了。
妞妞掉的第一颗牙,在中文学校给弄丢了。Tooth fairy自然名正言顺的没有来访。
妞妞掉的第二颗牙,小丫头跟kindergarden的心爱的老师要了个塑料小牙型的盒子,把牙小心翼翼的保存了下来,如此这般,tooth fairy也不用来访了。
这一次,终于轮到tooth fairy出现了。
游泳回来,妞妞问我,tooth fairy会给我多少钱呀?
我已经锻炼的反应很快了,随口就来:那得看今天tooth fairy身上带了多少钱,又要访问几个小朋友了。比如她就带了20块钱,要去看20个小朋友。妞妞反应快的也出乎我的意料:那每个小朋友就只有1块钱了。(心想,不错,除法的概念都有了)。那如果她带了20块钱,只要访问4个小朋友呢?启发开导之后,人家也得出了每个人能得到5块钱的结论。
晚上妞妞按事先说好的,要在我们屋‘补一次’觉,因为上周五按说俩丫头都要在我们屋睡的,但妞妞却说我们屋的被子热,主动要求在自己屋睡,这周想了想觉得自己吃了亏,于是要求除了周五,周六要自己在我们屋追加一次。她掉的这第三颗牙,被藏在了自己屋的枕头下面。等都睡下了,老妈我翻遍钱包,只有一张5块钱,倒也省了各种排列组合的选择,直接把牙收起来,把钱压在枕头下面。
第二天,妞妞看到了这5块钱,很是兴奋。下午去Jungle,她爸说你带着这五块钱吧,要是想玩游戏就花自己的钱买币。妞妞很不情愿的说:我不要花tooth fairy给我的钱。上次你借了我5块钱,还没有还我呢。


生日礼物

妞妞问我今年生日想要什么礼物,我随口说,我最想要的就是你考下YMCA的green band。考下这个green band,需要自由泳游完整个泳池,另外还要踩水1分钟和躺着漂10秒钟;考下这个green band,就意味着她可以自己一个人游泳,不用有大人在旁边照顾了。妞妞一直以来都有点畏惧,所以一直拒绝被测试。今天还问我,那如果我今年考不下来,明年你生日再送你怎么样?
今天晚上,我们又去游泳了。离我生日还有2天,我生日那天游泳池8点就关门了。我其实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,只是用这个为借口,鼓励妞妞。今天我带着妮妮没下水,等我们转了一圈回来,出乎意外的发现:妞妞的手上已经从桔红色的带子换成了绿色的。
老公过来告诉我,已经考过了。一开始妞妞游了一次,动作纠正的比较顺了就游得很轻松,后来自己主动要求再游一次,就直接参见测试了。一下子就游了下来,后面的两项测试也都顺利通过了。
没想到我期待的这个生日礼物,小妞妞还真的如期的送给了我。遗憾的是,我竟然错过了亲眼目睹这么有历史意义的全过程。

妞妞和妮妮的成长对我来说确实是最好的礼物。
妞妞最近长大了不少,上了一暑假的夏令营,收获颇丰:成熟了,自立了,交了很多新朋友,最后一个星期短短的时间还学会了滑冰(虽然其实也没全会,不过至少可以慢慢悠悠的在冰上走了)。滑冰休息的时候捡到了不少钱,还都交给了staff,获得了一个‘honesty’的项链,之前还获得了一个'responsibility'的项链,一个暑假下来,夏令营的staff们都很喜欢她。
这周俩丫头都没有学校上,我干脆就休假在家陪她们。今天上午不能出门,于是找出她去年学的汉字帮她复习。妞妞写中文,妮妮描英文字母。俩人都很认真。学了一会儿,我都心疼她们了,说你们是接着写一会儿还是歇一会儿?没想到的是,以前一向坐不住的妮妮竟然说:再写一会儿。旁边的妞妞说,我来教妮妮吧,妈妈你歇一会儿。一天下来,姐妹俩相亲相爱,欣慰的发现,她们真是懂事了很多。


妞式中文

妞妞在夏令营玩儿了一暑假,扑克牌UNO技艺大增,中文却有点儿小退步。上一年学会的300个汉字多一半估计都写不出来了不说,连说话都开始闹笑话了。
比如那天早上吃饭的时候聊起在YMCA交的新朋友,妞妞说,我昨天‘做’了一个朋友。我有点糊涂,不过很快明白过来:人家脑子里想的是英文:I made a friend yesterday。Make a cake里面的make不就是做的意思么,于是这么中英结合,就说出了这么可笑的句子。
又有一天,上完厕所,很自豪很得意的向我们汇报:今天我拉完了臭很‘简单’擦!这个就显示出中文比英文的复杂性了,simple和easy都可以说,可中文在这里却只能用‘容易’而不是‘简单’。
好在,6岁半的妞妞,还在坚持着说中文,除了少有的笑话,多数时间还是相当不错的。希望她能坚持住!


Syndicate content